假货本来就应该人人喊打,但是,却往往是触及到人们最根本利益的时候,人们才会真的发怒,否则人们往往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两年,假疫苗事件突然爆发,或者说是再次爆发。人们惊讶的发现,死亡率几乎百分之百的狂犬病疫苗竟然有问题,甚至可能无效,这得让这几年打过狂犬疫苗的人心理阴影有多大?

从假茅台到假疫苗,还有多少良心被狗吃了?-克里焦点网

为什么要造假?显然,暴利是唯一的目的和诱因。据媒体报道,疫苗这笔生意的毛利率在A股各行业中领先,有时,其中的“龙头公司”甚至比茅台还要赚钱。因狂犬疫苗“造假”涉事的主角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康泰生物和长春高新紧随其后,2018年一季度,贵州茅台销售毛利率为91.31%,低于长生生物。这也就难怪,茅台有人假冒,疫苗当然更有人敢于假冒。

社会上的假货其实司空见惯,某多多上肆无忌惮的卖着各种各样的低价奇葩产品,各处的农贸市场中山寨假货无所不有。可是,像运动鞋这样的假货只是品牌问题,至少很少造成真正的人身伤害,人们的宽容度比较高,甚至还以50元买了拼了一双假耐克而觉得有面子。

不过,假货一旦入口,就可能真的造成不可逆转的生命伤害。在印度西,距离该邦首府加尔各答约52公里的农村地区,一批村民因饮用劣质假酒中毒,造成63人死亡。

其实,假货到处都有,假茅台也不少。2011年9月,贵州省商务厅副调研员陈有泰对媒体记者说:“茅台酒厂的年产量约为2万吨,而2010年全国茅台酒消费量高达20万吨,市场上90%的茅台都是假酒。”

1998年1月23日,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医院接到了一名危重病人。病人的症状是呕吐、头疼、瞳孔散大、呼吸困难,还没来得及推进抢救室抢救就死亡了。这就是震惊中外的山西朔州假酒案。自1月26日开始,短短数日内,因喝散装假白酒而死亡的人数达27人,中毒入院接受救治的222人。

打假用重典,这可能是很多人的第一想法,但实际上,重刑法也不一定真的可以制住,还可能让造假变成新的产业。在山西朔州假酒案中,王青华等6名主犯被判死刑,其他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5至15年有期徒刑。各被告人均被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不可谓不重,但假酒假茅台至今都屡禁不止。

从此,作假的人们认识到,买甲醇勾兑的假酒从“坐牢的买卖”变成了“杀头的买卖”,收益和风险完全不成正比,所以,此后的假酒变得更安全,不再用工业酒精,也基本上不再死人,这个假货领域也就不再被人关注。

比如,前几年有一个假酒贩子被抓,就供称,自己只是从饭店等地收购喝完的茅台等酒瓶和包装盒,拿回家清洗后,再灌装进金六福、国宝等低档酒。而后,他从网上购买茅台酒的瓶盖,简单处理后一瓶假茅台就做好了。“我只是用低档酒冒充茅台卖,不会喝死人的,我不是坏人,真的”,这位假酒制造者在法庭上如此为自己辩护。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作假者不分程度,实际上都是作恶,区别只是有的吃死了人,引发了社会关注,或者如疫苗一样关系到千万人的身家性命,所以被拉出来示众,而更多的作假者却因为社会影响小而轻易的逃脱法律制裁,老百姓也不对这些作假有太多的关注,以至于整个社会环境不会有太大的改善。

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这才是一个社会有良心的人的基本行为规范,也应该成为我们这个社会媒体舆论关注的焦点。不管是假酒茅台还是假药疫苗,都是丧尽天良的,即便不吃死人,也一样应该遭受道德和法律的制裁。

话说回来,有假茅台,我们可以不喝酒,但疫苗却总是要打的,你想躲也躲不开。良心被狗吃了,我们就把狗也宰了,这才能永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