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一条鲲”这档子忽悠型的游戏,在某种程度上,还给游戏玩家们添加了一个另类的衍生游戏——我们来找茬。

一些细心地自媒体和网民则发现了许多此类图片中最具有诱惑力的“鲲”元素,其实都是从一些科幻影视或桌面游戏中直接剪切而来的。

2018年国产游戏第一不解之谜:洋怪兽乱入洪荒,竟然不违和?-克里焦点网

最常见的巨鲲、尸鲲,其原画来自2个不同的国外画师的科幻插画《梦一场》和《寻鲲》(FINDING-THE FISH);而看着非常惊悚的骨鲲原画,则出自导演卢埃里·罗宾森为筹拍科幻电影《利维坦》,而在2015年发布的概念宣传短片。

随后的升级版中出现的古神饲鲲主,同样出自国外画师的原画《献祭之物》。

2018年国产游戏第一不解之谜:洋怪兽乱入洪荒,竟然不违和?-克里焦点网

从各种国内外的画作、图片中剪切一些元素,本身在整个海报设计界,本身也是潜规则。

比如某个老外的形象,就出现在了从床垫、灯泡、饲料到房地产的诸多领域,个个都是创始人、代言人,除了名字不同外;至于满大街都是的各种楼盘广告上都“贴”满了外国家庭这样的梗,就不去说了。

只是,一般情况下,业界都会默认去找那些生僻的元素来混剪、混搭,不会没事冒出个蒙娜丽莎前来代言。

除了降低因侵权而被诉讼的风险外,也顺便避免用错了“代言人”而广告变自黑。

但这个规则,在养鲲领域被颠覆了。

2018年国产游戏第一不解之谜:洋怪兽乱入洪荒,竟然不违和?-克里焦点网

或许是觉得不太出名的画作,震撼力不够强烈,在养鲲游戏之间已经开始激烈竞争后,游戏海报的制作者的胆子似乎也变大了,一些特别经典的元素拿来就用。

比如噬鲲巨猿,直接从电影《金刚》的海报上,把金刚直接抠图过来,另一个噬鲲神兽霸王,则来自万智牌中的卡牌角色“擎天巨人”。

此外,还有一大波来自万智牌的角色已经“加盟”养鲲队伍,而且还不打马赛克、加个眼镜、翅膀或纹身之类的,伪装一下。

甚至于连游戏同行,也被盗版了。

有眼尖的玩家就指出,PS4游戏《战神 4》的“世界之蛇”,就到养鲲游戏海报里客串了“大蛇”的角色。

不过更让玩家们誉为是2018年国产游戏第一不解之谜的梗:

这些洋味十足的洋怪兽,加入到鲲这样非常山海经的洪荒概念里,竟然一点都不违和。

2018年国产游戏第一不解之谜:洋怪兽乱入洪荒,竟然不违和?-克里焦点网

这或许也是国内海报设计人员的一项巅峰成就了,让外国怪兽置身于中国元素满满的洪荒世界里,可以沉浸式的洋为中用了。

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我们来找茬”的游戏,还会延续到养鲲游戏海报的下一个阶段,而且游戏圈的朋友还很得意洋洋的炫耀说:这样的找茬游戏,本身就带有帮养鲲游戏扬名的效果。

至于版权这档子事,这位朋友到是说的更加实在:海报而已,有投诉撤了就是,反正隔上半个月,也正好要换新的海报物料来吸引玩家了。你既无法判定这个抄袭来的海报带来了多少社会影响、经济效益,也旷日持久,可能等发现和维权时,游戏都下架了。

盗版都盗的如此理直气壮,这或许才是中国网页游戏领域,最大的悲哀所在。

刊载于《人民邮电报》2018年6月29日《乐游记》专栏197期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