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anews报道 时代更迭,又一纸媒停刊。昨天昆明《生活新报》对外宣布,从今日起正式停刊。

《生活新报》昨日在其官方微博中公开表示,因拖欠房租导致办公地点被强制断电关闭,导致原定出版的最后一期报纸最终未能如愿面世。同时《生活新报》对外宣布纸质刊物从7月1日起开始休刊,主管主办单位云南省残联将成立善后小组,处理订报退款等相关事宜。

以前帮人讨薪 现在轮到自己,云南《生活新报》休刊-克里焦点网
以前帮人讨薪 现在轮到自己,云南《生活新报》休刊-克里焦点网

多数媒体同行对《生活新报》休刊一事表示惋惜,但停刊背后却还有些账并没有“算清”。

以前帮人讨薪 现在轮到自己,云南《生活新报》休刊-克里焦点网

据“直播云南”微博爆料,《生活新报》员工因被拖欠薪资而上街游行讨薪,在游行过程中还高举内容为“省残联还我《生活新报》员工血汗钱”的横幅标语,同时也有网友、及大V为这些员工感到惋惜,称“当年敢面对不公和黑暗面说真话的纸媒,也是后台最弱的纸媒。如今报社拖欠员工半年工资,没有本地媒体为其声援”。

此外,《生活新报》一编委透露,全社采编人员已有半年没有领到工资,总数为400余万元。

以前帮人讨薪 现在轮到自己,云南《生活新报》休刊-克里焦点网
以前帮人讨薪 现在轮到自己,云南《生活新报》休刊-克里焦点网

问题集中爆发 新报不堪重负

据了解,此事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酵,早在前几日生活新报因入不敷出、债台高筑、资方撤资而将停刊的消息便已不胫而走,传播者多为被生活新报拖欠薪资的员工、前生活新报员工以及一些媒体行业从业者。

有传统媒体从业人士表示,生活新报沦落到今天的不堪处境,绝不仅仅是某个人的问题,也绝不是传统媒体无法抵御新媒体的冲击,而是长期累积问题的集中爆发,高层变更过于频繁、政策缺乏稳定和可持续性,历史欠债居高不下、合作办报的潜藏矛盾以及投资方(民营资本)的功利性等。

新媒体的冲击只是传统改革的催化剂

一个被讨论烂了的问题,随着一个个纸媒纷纷停刊而被三番五次摊出来再次咀嚼,到目前为止纸媒的存在并不是奄奄一息,随着时代的更迭,纸质媒体并没有被抛弃,就算是具有革新力的新媒体的出现,也并没有真正撼动资历深、内容细致、耐人品读的老牌纸质刊物在媒体界的地位,因此媒体生存的根本仍在于信息的质量、及速度。

同时,新媒体的诞生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最大的冲击是信息获取速度和频率,传播介质在里面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但介质并不是决定因素,其实应该可以理解为新媒体对于传统媒体改革的一次催化,没有新媒体的出现,传统媒体求变求突破的心态可能并没有这么强烈。

传统媒体人何去何从?

除了媒体机构本身的变革外,其实很多人更关心的是传统媒体人的去向,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难想的问题,以生产内容为生的人其实永远也不会缺乏谋生的路子,但从前媒体行业一直被捧得较为厉害,就连新媒体也同样具有这样的问题。

媒体发声的力量确实不容小觑,再加上现如今社会舆论导向很严重,更是使得大部分的媒体行业从业者倍受“呵护”,因此传统媒体人在传统媒体产业转型期间,在心里上多少会有些不适,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资深的老媒体人或许早已经对功名看得很淡了,更多的是专注于产业的变化和发展。

反观,传统媒体多年积累的资源并不是新媒体一朝一夕能够得来的,因此未来可能更多的将是新形态的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共存的状态,并且随着信息化时代迅速的发展,新媒体每天也都在迎接着不断的改变与重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