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了四年之久的搜狗恶意劫持百度流量案,于今年5月底以搜狗败诉终审宣判。经终审法院认定,维持一审判决结果,搜狗公司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其立即停止涉案侵权行为,在搜狗网首页连续二十四小时刊登致歉声明,公开为百度公司消除影响,并赔偿百度经济损失共计五十万元。

但是,从终审判决生效一个半月以来,搜狗不仅拒不履行判决赔偿及道歉,且始终未停止恶意劫持行为。对此,百度已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目前法院已经受理。

搜狗拒不执行辩称“产品改动需时间”

双方纠纷最早要追溯到2014年,当时有网友发现,用户在百度搜索框中输入文字进行搜索时,如果使用的是搜狗输入法,就会自动弹出与搜索关键词相关的下拉词汇单,用户点击相关联想词后,就会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自动跳转和切换至搜狗的相关搜索结果页面。

百度公司以严重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由,将搜狗告上法庭。2015年,海淀法院一审判决宣布,搜狗的劫持行为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责令搜狗立即停止劫持行为、在网站首页公开道歉,并赔偿百度经济损失50万元。搜狗方面不服一审判决再次上诉。2018年5月25日,法院做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原判。

但是,从终审判决生效迄今一个半月以来,搜狗仍拒不履行判决赔偿及道歉,而且搜狗的这一侵权行为仍未停止,在百度搜索框中使用搜狗输入法键入关键词,仍能自动跳转至搜狗搜索相关页面。对此,搜狗方面表示“产品改动需时间”。

实际上,圈内技术人员表示,像搜狗这种情况,只需要去掉相关侵权代码逻辑,对相关模块进行模块升级,最多也就需要七天,即便程序再复杂也超不过2-3周。可见其实际上并无落实终审判决之意。

同时,搜狗做流量劫持的行为也并非只对百度一家。今年4月11日,搜狗因为非法劫持神马搜索的流量而被诉上法庭。神马搜索方面诉称,搜狗通过搜狗输入法的候选词功能使本属于神马搜索的流量导向搜狗搜索,请求判令赔偿损失一亿元。

拒不执行背后,是搜狗的流量窘境

搜狗拒不执行法院判决,反映出其背后的无奈和流量困境。据2018年初搜狗披露的IPO路演资料显示,搜狗的流量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以搜狗搜索App、搜狗浏览器、搜狗输入法为主的自有工具带来自有流量(其中包括了通过不当手段获得的流量),占比21%;二是腾讯系产品贡献近36%的流量;三是与手机厂商合作采买的流量占比43%。其中,搜狗的自有流量占比仅五分之一,其余的五分之四均来自外部。而搜狗的自有流量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对百度和神马搜索等竞品公司的流量劫持,如果放弃了劫持的流量,对于自有流量本来就很少的搜狗来说将是一次沉痛的打击。

对于以搜索业务为主的搜狗来说,流量直接关乎其总营收表现。根据今年4月25日,搜狗公司对外公布的2018全年及第一季度财报,可以看到搜狗自有流量几乎没有增长,腾讯仍然是其流量来源的大头。流量贡献方面,从这一季度财报看,腾讯仍然占比38%,剩余流量中24%属于自然增长,另外38%由原始设备厂商渠道贡献。在流量成本方面,搜狗第一季度流量获取成本在营收中所占的比例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个百分点,所以,毛利率也相应下降了8-9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搜狗非但流量没有增长,获得流量的成本反而在升高。

由于搜狗对于自有流量有需求,但又很难提高,而流量获取成本也在上涨的多重情况下,搜狗只能选择用流量劫持这种违法手段来维持生存,这也是为什么王小川铤而走险也不愿执行法院判决。

再加上搜狗自上市以来经历了多次股市低迷,在这样的情况下,输掉了与百度的官司无疑是雪上加霜,搜狗为了维持稳定,只能硬着头皮无视法院判决。但是,搜狗此举并不能逃避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反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